看古文,就上文學度

全部章節 第19章 太邪門

(文學度 www.6750525.live)    “劉……劉哥?”

    我驚顫地喊道。

    心跳,這一刻幾乎停止。

    屏幕中的劉斌,看起來根本不像一個活人——他的臉是浮腫的,就像那種在水里泡過很久一樣,皮膚潰爛,似乎還有一些蛆蟲在上面攀爬,要不是五官勉強還嫩辨認,我根本就認不出他。

    劉斌一動不動地望著我,嘴巴微微張開,似乎想說什么。

    我拿起遙控,把音量調到了最大,但依舊聽不見他在說什么,里面只有呼呼的風聲,好像正處在在孤寂的大沙漠中一般。

    “志……志勇?!?br />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劉斌的喉嚨里,終于發出了聲音。

    沙啞,撕裂,仿佛絞肉機一樣。

    “劉哥,你是不是要對我說什么?我在聽!”我急忙說道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也顧不上害怕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為啥,總感覺劉斌不會害我。

    “小…小心,黑…黑衣男嬰?!?br />
    劉斌無比艱難地說出了這句話。

    我心頭一顫。

    小心黑衣男嬰?

    這話聽得莫名熟悉,我仔細思索,這才想起來是D棟的住了兩年的病人老何跟我說的。

    為什么?

    為什么劉斌也讓我小心黑衣男嬰?

    “劉哥,黑衣男嬰到底是什么?”我急忙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嘴巴不停地張了張,喉嚨猶如被卡住了一般,半天蹦不出一個字。

    我有種預感,劉斌可能馬上又要走了,當下也顧不上什么黑衣男嬰了,再次問道:“劉哥,你現在在什么地方?你……你還活著嗎?”

    這話問的我自己都不行。

    劉斌這模樣,怎么看也不像是活人。

    “我在一個很冷的地方?!?br />
    這一次,劉斌吐字居然清晰了很多。

    不等我繼續發問,電視畫面又變成了白色的雪花點……

    幾秒后,畫面恢復正常,又開始播放起了之前的電視劇。

    我坐在沙發上,全身大汗淋漓,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剛才那一幕,顯然不是幻覺。

    劉斌,居然在電視機里出現了!

    雖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,但三番兩次的警告,終于讓我有了警惕感。

    可是,猜不透。

    他到底想要表達什么?

    先是讓我遠離那個女孩,然后又說什么黑衣男嬰……腦子很亂,亂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對了!

    我忽然想到,可以找老何問問,他是D棟的古董級住戶了,一定知道黑衣男嬰是什么。

    看了看時間,凌晨1點44分。

    我關掉電視,走出了休息室。

    如果說休息室里面多少有些溫度,那么來到走廊,仿佛就跟進入一個冰窖一般,身上的雞皮疙瘩,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路過胖護士值班室的時候,我看到里面還有閃爍的燈光和音樂聲,可能是怕熱,門沒有全部關上,我朝著里面看了一眼,發現她半躺在床上,拿著手機正在刷抖音,嘴里時不時發出如智障一般的傻笑。

    我皺了皺眉,對她的厭惡,簡直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說是睡覺,結果在放假啊你刷抖音,對病人的死活不管不顧,反而還惡言相加……這種惡人,醫院把她請來真是造孽。

    來到108,試探性地敲了敲門。

    倒不擔心打擾病人休息,首先他們睡眠很淺,且大多整晚被病痛折磨的睡不著。

    過了好半天,門才打開,是一張骨瘦如柴的女病人,警惕地看著我,問我干嘛?

    我說找老何,她沒說什么,轉身就進去了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老何走了出來,戴著老花鏡,看著還挺精神的,笑呵呵道:“田醫生,你叫我出來,是要一起喝酒嗎?”

    我有些尷尬,不好意思讓他失望,說:“是啊,酒還沒買,你去我休息室等一會兒,我去買酒?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?!崩虾未曛?,一臉興奮。

    其實老何得了糖尿病,按理說是不能喝酒的,但住在這里病人,本就時日無多,不說今朝有酒今朝醉,在這最后的時間里,稍微放縱一下,也不是什么大事,而且有我看著,不會讓他喝太多。

    我去外面買了一袋花生,和一瓶三百來塊的西鳳酒,這酒以前喝過,不怎么上頭,倒是挺適合老何。

    回去的時候,老何已經坐在休息室的沙發上看電視了。

    “田醫生,你能不能跟醫院說一下,在我們病房也安裝一個電視機,每天晚上生病就夠難受了,有個電視機,好歹能轉移下注意力?!崩虾握f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覺得這個要求并不過分。

    雖然D棟和其它病房待遇不同,但在這么一個充滿絕望的地方,裝一些電視,確實能讓病人暫時脫離苦海,轉移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行,我會跟醫院提意見的?!蔽尹c頭道。

    其實心里也沒底,畢竟只是一個臨時工。

    我把買來的酒打開,用一次性杯子,倒了兩杯,然后兩人一邊喝,一邊吃花生米。

    “嘖嘖,好久沒品嘗酒味了……田醫生,你可真是個好人?!崩虾螕u頭晃腦,一臉享受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其實我自己也想喝點?!蔽倚α诵?,“對了老何,你上次說的黑衣男嬰是什么???”

    話題突然轉移,我以為老何喝了酒,會很自然的接下去,沒想到他端著杯子的酒,卻是猛然一僵,苦笑道:

    “田醫生,咱們還是喝酒吧,不談這個?!?br />
    我也不急,說:行,喝酒喝酒。

    一大袋花生米,沒多久就見底了,酒也喝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和老何有一句沒一句的瞎聊,明顯感覺他的舌頭有些打顫,說話都點語無倫次了。

    我心想再不問,他恐怕就要睡著了,急忙道:“老何,黑衣男嬰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老何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,臉色透露著說不出的驚恐,顫顫巍巍,說:

    “那是個惡魔!非常邪惡的惡魔!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驚,道:惡魔?

    “多……多少守夜人,護士,被這東西害死了……邪門,太邪門!”

    “遇到它,一定要逃得遠遠的……記住,千萬別,別靠近它!”

    老何身子開始歪歪扭扭,神智已經有些不清醒了,但聲音里的恐懼,卻是沒有半分虛假。

    “不過,它也挺慘的,當初要不是,要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什么?”我連忙問道。

    咿呀~咿呀~咿呀~咿呀……

    就在此時,一陣讓人毛骨悚然嬰兒哭聲,突然在外面響起……文學度 www.6750525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上一頁 | 兇樓 | 下一頁 | 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免責聲明: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,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,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。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,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!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!文學度為您提供

Copyright © 2011-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

开数控培训班赚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