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古文,就上文學度

全部章節 第5章 隔壁的臭味

(文學度 www.6750525.live)    如果不是電話里的聲音和劉斌一模一樣,我幾乎以為這是一個惡作劇。

    劉斌請假了??!

    那——蹲坑里的這個人是誰?

    我重重地咽了口唾沫,心臟在這一刻幾乎停止。

    我對著手機,哆嗦著道:“劉,劉哥,你別開玩笑了,你真沒來醫院?”

    “來沒來醫院你還不清楚么,行了,別鬧了,我和朋友在KTV唱歌呢,你也早點休息吧?!?br />
    電話里,劉斌的聲音十分自然。

    眼看他就要掛掉電話,我連忙道:“劉哥,你能發一張你唱歌的照片給我嗎?”

    劉斌遲疑了一下,顯然搞不懂我什么意思,但還是答應了。

    很快,一張彩信發了過來。

    照片應該是劉斌的朋友拍的——只見劉斌坐在一張沙發上,周圍燈光絢爛,他臉上笑呵呵的,手里拿著話筒,對著鏡頭舉了起來。

    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握著手機的手咯咯咯地不斷顫抖……

    不知過了多久,一陣寒風從窗外刮來。

    我打了個寒顫,目光盯著面前的蹲間,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,猛地沖了過去,一腳將小門給踹開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門應聲而開。

    然而里面,卻是空空如也……

    我傻眼了。

    沒人?

    可是,剛才我明明看到“劉斌”走進去了啊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巨大的恐懼猶如潮水一般涌了上來,我再也忍受不了這種感覺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一口氣跑到了休息室,將房門緊鎖,這才發現自己已是滿頭大汗,氣喘吁吁。

    我一屁股坐在沙發上,拿出香味,顫顫巍巍地點著。

    過了許久,才慢慢冷靜下來。

    電視里,正在播放之前的球賽回放。

    劉斌在幾分鐘前,還在休息室里。

    可現在,他卻去了KTV。

    整我?

    只是這樣有什么意義?

    即便他是在整我,又怎么能這么短的時間內,從醫院跑到KTV?

    不,還有一個可能。

    我吐出一口煙圈。

    如果劉斌KTV的照片,是提前拍好的,剛才進蹲間的時候,趁我不注意,偷偷溜掉,然后躲在D棟的某一處,給我發了一張早就拍好的照片,這樣是不是就符合邏輯了?

    最大的問題是,他為什么要這么做?

    我拿出手機,猶豫了一下,還是沒有給劉斌打過去。

    劇烈的心跳慢慢恢復正常,接著是濃郁的疲倦感,我實在困到了極點,直接躺在床上,呼呼大睡起來。

    這一晚,我沒再出去巡邏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我被一陣劇烈的敲門聲吵醒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起床,我走過去打開門,外面是一臉怒容的孫姐。

    在孫姐旁邊,還有一個四十來歲,賊眉鼠眼的中年男子,歪著腦袋打量著我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呢,叫這么半天都沒反應?知道現在幾點了嗎!”孫姐有些不滿地說道。

    我連忙道歉。

    孫姐見我臉色不對,伸出手放在了我的額頭上:“有些燙,是不是昨晚著涼了?”

    我搖了搖頭,疲倦地說沒事,躺一下就好。

    “要趟回去趟,我來接班了!”那賊眉鼠眼中年男子沒好氣地說道。

    我皺了皺眉,看向孫姐。

    “哦對了,他叫劉富強,負責白天看守D棟,劉斌是他的堂弟?!睂O姐跟我解釋道。

    劉斌的表弟?

    我又多看了那中年男子一眼。

    老實說,氣質和相貌差距都挺大的。

    “去打一針吧,回去好好休息一下?!睂O姐說。

    我點點頭,客套了幾句離開。

    身體確實有點不舒服,我給母親送完飯后,沒有去學校,給陳偉打了個電話,讓他幫我請一天病假。

    雖然學校比較亂,但要拿畢業證,基本規則還是要遵守的。

    我找了一家小診所,隨便打了一針,確實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回去后,又開始睡覺,一直睡到下午四點多,這才起床。

    坐在床頭,看著窗外逐漸昏黃的天空,感覺生活渾渾噩噩的,一天就這么過去了,有惆悵,但也有慶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去D棟上班,發現劉斌還沒來,我給他打電話,他說還得請一天假,讓我一個人晚上注意點。

    我莫名有些煩躁。

    注意點?

    注意他的惡作???

    本來還想問一下他昨晚的事,沒想到他今晚依舊不來。

    心虛?

    呵,我就不信他一輩子都不來上班。

    十點多。

    我看了會兒電視,然后出去巡邏。

    一個人巡邏的滋味很不好受,每每聽到病房里傳來的各種絕望的哭泣聲,心情就變得十分壓抑。

    有時候我真想進去勸一勸他們,但往往還沒進去,就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    住在這種遮天蔽日的地方,早就失去了希望,我又能勸他們什么?

    來到四樓,路過404的時候,我身體本能地緊繃了一下,很快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大夫,我要投訴!”

    402病房走出來一個三十來歲的男病人,捂著鼻子,一臉焦躁的模樣。

    他們習慣叫守夜人為大夫,我也懶得糾正,說:“投訴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隔壁有臭味,太臭了,一晚上都睡不著!”

    “臭味?”

    他這么一說,我倒是也聞到了一點。

    “是啊,臭死了,從昨晚開始,就有臭味,現在越來越臭了!“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人在里面上大號???哎喲媽呀,太臭了!”

    又有幾個病人從病房里走出來,跟我抱怨道。

    我讓他們稍安勿躁,然后像條狗一樣,路過一個病房就嗅來嗅去,企圖找到臭味的源頭在哪。

    一個大媽走過來,拍了拍我的肩膀,不耐煩道:“還嗅個啥啊,臭味就是從401傳來的?!?br />
    401?

    我怔了怔。

    401,根本就沒人住???

    我來到401的門前,果然一股臭味撲面而來,特別濃郁,仔細聞一下,幾乎可以讓人窒息。

    一個沒人住的房間,怎么會有臭味?

    難道是死老鼠?

    本來我還想著等明天保潔過來再說,結果病人們紛紛表示忍受不了這股氣味,強烈要求我打開401病房。

    我實在沒辦法,只好掏出鑰匙,打開了401的房門。

    門一開,里面頓時傳來一股強烈的腐爛味道,就像放了好幾天的爛肉一樣,我捂著鼻子,差點沒吐出來。

    突然,我的目光一下子定格在了靠窗的那張病床上!

    只見床上似乎躺著什么東西,上面蓋著一層白布,凹凸不平。

    難道……臭氣的源頭就在這里面?

    身后幾個病人好奇地在圍觀,我膽子大了一些,忍著氣味,往那病床走去。

    接著,猛地掀開——

    嘩——

    我眼睛一下子瞪大了。

    床上是一個人,

    一個死人,

    一個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死人,

    劉斌!文學度 www.6750525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上一頁 | 兇樓 | 下一頁 | 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免責聲明: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,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,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。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,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!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!文學度為您提供

Copyright © 2011-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

开数控培训班赚钱吗